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审判业务 > 案例指导

杨伏叶诉刘顺海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

来源:   发布时间: 2016年12月19日

  杨伏叶诉刘顺海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

  关健词  个人间劳务关系 雇主责任 过错责任承担

  裁判摘要

  个人间形成的劳务关系中,提供劳务方因劳务过程中自己受到损害,提供劳务方与用工方赔偿责任承担如何分配的问题,应按用工方与提供劳务方各自的过错承担责任。

  

  原告:杨伏叶,女,汉族,农民,住山东省东明县。

  委托代理人:徐修华,山东兴鲁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刘海顺,男,汉族,住山东省东明县。

  委托代理人:尹付聚。东明创维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杨伏叶与被告刘海顺因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向东明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杨伏叶诉称,2015年6月份,原告开始在被告所开的板厂粘贴毛板。2015年8月22日14点10分左右,原告在粘贴毛板时,用切割机切割时发生工作事故,致使原告杨的左手受伤。被告将原告送到兰考县固阳镇龙安医院住院治疗。被告支付了住院期间的医疗费和住院补助。由于原告受伤的左手中指离断使左手的功能基本丧失,给原告日后的务工造成极大困难,日常生活带来很大的不便。因原、被告间已经形成雇佣关系,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具状起诉要求被告赔偿原告误工费6 328.80元、护理费5 400元、营养费1 800元、交通费1 000元、伤残赔偿金23 764元、鉴定费1 00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19 90.50元、残疾辅助器具费16 000元、精神抚慰金5 000元,共计62 283.30元。

  被告刘海顺辩称,原告在被告的板厂打工受伤是事实,原告给被告打工不足一个月,工作就是粘贴毛板。毛板粘好后锯板头时,应先在工作台面上放置衬垫物再用手电锯锯掉多余的板头。由于原告未按照被告上述要求操作,而是在未放置衬垫物的情况下就锯板头,导致手电锯碰到工作台面下的物体而反弹将原告的手锯伤。原告对此负有不可推脱的责任。事故发生后,原告住院期间,被告的妻子护理原告,原告想吃什么就买什么,饭店没有的就找地方进行加工。原告方陪同人员及探望的亲友也由被告领到饭店招待。原告的入院、出院及去菏泽检查交通事宜都是被告租车前往。故原告要求赔偿护理费、交通费、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赔偿金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告违规操作导致其受伤,原告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东明县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到被告开办的板厂粘板,被告按件给付工资。庭审中原告自认,2015年8月22日下午,原告右拿手电锯在锯左手拿的板条毛茬时,不慎锯伤左手。经诊断为:1、左手中指完全离断;2、左手拇指、食指、环指挫裂伤。被告带原告去河南省兰考县固阳镇龙安医院住院治疗18天,期间的医疗费8 630.90元、伙食费、入院和出院交通费100元均有被告支付。经原告申请本院委托菏泽德衡司法鉴定所对原告的伤情进行了鉴定,该所鉴定意见为十级伤残,为此原告支付鉴定费1000元。原告有未成年儿子王峰钰(2002年10月28日出生)需原告抚养。原告的丈夫王丁头具有道路货物运输驾驶员从业资格。原、被告双方对上述事实均予以认可。原告认可住院期间被告妻子杨红叶曾在医院护理过,被告方不照顾后给付400元生活费的事实。原告为主张其护理人员王丁头应按月收入9 000元计算护理费,提供厦门义鹭物流有限公司出具的收入证明一份:“兹证明王丁头,男,身份证号37293019691010****为公司员工,为本公司司机,月收入为9 000元;此证明只作为员工王丁头诉讼证明专用,不做其他用途。特此证明。2015年9月23日”。加盖厦门义鹭物流有限公司公章。对此被告不予认可,认为仅有单位证明,不能证明王丁头的实际收入,收入应有工资明细或工资卡予以证明。原告为证明其主张的残疾辅助器具费16 000元,提供山东省工伤保险辅助器具配置目录和费用限额标准(2013年修订),要求参照该标准赔偿原告残疾辅助器具费。被告对其真实性有异议,且对本案没有实际意义。原告提供其出院后的龙安医院门诊收费票据两张计款260元,用于证明其去龙安医院复查花费的医疗费。被告对此不予认可,认为没有相应的病历印证,不清楚是否用于治疗本次事故的伤害。原告就其主张的交通费、营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未提供证据证明,要求法院就精神损害抚慰金依据法律规定酌定。被告提供照片三张,用于证明原告受伤时的工作台面情况,原告未按规定操作导致工作台面与按规定操作的台面不一样。原告对此不予认可。被告提供证人杨红叶、王粉莲、王学宾、王保福、王学伟出庭作证。被告刘海顺妻子杨红叶证明,一再要求原告在锯板头时要在下面垫东西,但原告未遵守规定导致事故发生。原告住院期间的所有花费均有被告支付,大多数时间都是由杨红叶护理原告。原告的丈夫在事发后五、六天才到医院。王粉莲证明,事发时与原告隔两个工作台,原告锯板头时碰伤了手,原告的工作台上没有垫东西。原告受伤后被告找车把原告送到医院,后来被告拍工作台照片是也在场。王学宾证明,被告刘海顺拍照片时在场。王保福证明,其在龙安医院干维修工,因与被告刘海顺是邻居,杨红叶给原告买东西时骑过王保福的车。原告丈夫王丁头在原告住院五、六天才到医院。王学伟证明,被告刘海顺带原告去菏泽检查租用了王学伟的车,租车费用500元。原告杨伏叶对证人王粉莲、王学伟的证言予以认可。对其余三人的证言部分认可。

  另查明,2014年山东省农民人均纯收入为11 882元,山东省农民家庭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为7 962元,农、林、牧、渔业年平均工资为42 788元,交通运输业年平均工资为66 878元。

  东明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中华人民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原告杨伏叶与被告刘海顺之间系个人之间形成的劳务关系,对此原、被告双方无争议。本院予以认定。被告作为雇主对雇员的安全施工应当负责,被告对原告的受伤应承担较大责任。原告作为一个正常务工人员,工作中理应规范操作,因其作业不规范造成自己受伤,原告对其受伤存在作业不规范的过错,亦应承担部分责任。结合本案事实,原告自行承担30%的赔偿责任,被告承担70%的赔偿责任为宜。

  原告提供的出院后医疗费票据260元,因未提供相应门诊病历及处方相印证,被告又不予认可,本院无法认定该证据与本案有无关联性,故对此本院不予认定。原告提供的护理人员王丁头的收入证明一份,被告提出异议。该份证据未有经办人签名,亦未有王丁头的的收入明细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证明,该证据显示的月收入已远大于个人所得税的起征标准,原告未提供相应的完税证明。故对此证据本院不予采信。结合本案实际情况,原告要求护理费计算标准以护理人员王丁头从事的交通运输业的平均工资计算为宜。原告为证明其主张的残疾辅助器具费应参照山东省工伤保险辅助器具配置目录和费用限额标准(2013年修订)计算,被告认为不应赔偿该项费用。因原告是否应配置残疾辅助器具未提供鉴定依据,故对原告的此项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告系农村居民,伤前从事木材加工业,其因伤至定残前一天产生的误工费、残疾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应按法庭辩论终结上一年度相应统计数字计算。原告不认可证人杨红叶、王保福证明的原告丈夫王丁头在原告住院五、六天才到医院陪护,原告就此未提供反驳证据,两位证人证言与原告自认的被告妻子杨红叶护理其六、七天相互印证,故本院认定原告丈夫王丁头在原告住院六天后开始陪护原告。原告未就营养费请求提供证据,被告就此请求也不予认可,故对原告要求赔偿营养费的请求无法支持。原告虽未提供交通费方面的证据,但其去菏泽进行法医鉴定确实产生了交通费用。因其要求过高,本院酌定原告去菏泽司法鉴定的交通费为100元。原告要求精神损害抚慰金5 000元要求过高,本院酌定为1 000元。据此本院认定原告杨伏叶各项赔偿数额为:医疗费8 630.90元、误工费6 213.05元、护理费2 198.72元、残疾赔偿金25 754.5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计入残疾赔偿金一并赔偿)、精神抚慰金1 000元、鉴定费1 000元、交通费700元、共计45 497.17元。原告杨伏叶自行负担13 649.15元,被告刘海顺赔偿原告杨伏叶31 848.02元,减去已支付的9 230.90元,还应赔偿22 617.12元。

  据此,东明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条、第六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三十四条的规定,判决:     

  一、被告刘海顺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一次性赔偿原告杨伏叶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伤残赔偿金、鉴定费、精神抚慰金共计22 617.12元

  二、驳回原告杨伏叶的其他诉讼请求。

  

  东明县人民法院三春集法庭   朱喜明

关闭
版权所有:菏泽市东明县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32396号
地址:山东省东明县曙光路西段 电话0530-7211447 邮编:274500